诗情画意

《南风歌》剧本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1-3-17   点击:3545   来源:绍兴市上虞区虞舜文化研究会

七场新编古装越剧

——舜的传说

 

                                       编剧:马敏  张万谷

 

时间:新石器时代晚期

人物:  舜……重华,先掌管农业水利,后为部落联盟首领,五帝之一。

女英……尧的小女,舜的妻子。

      娥皇……尧的长女,舜的妻子。

        尧……部落联盟首领,五帝之一。

        禹……治水统领,鲧之子。

      丹朱……尧之子。

皋陶……尧部下,掌管刑法典狱。(陶:yáo

放齐……丹朱亲信,掌管天文历法、巫医卜筮。

女娇……禹的妻子。

  启……禹之子。

南娃女首领

报信人

禹部下

众部落首领、治水大军、南娃女兵、卫士

 

[开幕曲:  南风之薰兮,解吾民之愠兮;

南风之时兮,阜吾民之财兮!

             南风之润兮,济天人和合兮;

             南风之扬兮,荡乾坤之埃兮!

 

第一场

 

[幕启。

[新石器时代晚期。尧部落。

[祭天神坛。巍峨的岩石上绘有日月星辰、飞禽走兽。

[舞台右侧,一葛衣兽皮部落先民手击鳄皮鼓,鼓声蛮野有力;舞台左侧,一部落青年手持骨笛吹奏,笛声似鸟啼兽鸣。

[浑宏的原始歌声中,一支祷祝队伍手捧祭品舞上。

[尧立于舞台中央。众人环绕四周,祭天祈福。

    (念)洪水汤汤兮,吞我山岗,(汤:shāng

洪水浩浩兮,淤我海洋。

皇天后土兮,救我苍生,

祭天祷祝兮,献我牛羊。

[众人随尧一同祷祝。

[舜内唱:“跋山涉水苦查访——”  上。

    (接唱)踏遍神州勘四方。

滔滔洪流水势急,

泛滥成灾民遭殃!

情势堪危疾步行,

报与尧君知端详。

[丹朱从祭天队伍中走出。众人隐去。

    舜,你回来了!

    (行礼)见过丹朱大人!

    哎,你我兄弟,何必拘礼!舜,你出行数月,变得又黑又瘦……女英妹妹见了,恐怕要认不出你了!

    唉,洪水猖獗,万民遭殃,舜食不甘味,夜不成寐啊!

    父君召你返回,正是邀你共商治水大计。请!

    是。

[众复上。舞台中石柱上摆放一兽形陶罐。

    见过尧君!

    舜,灾情如何啊?

    禀尧君,舜所到之处,境况其惨,目不忍睹啊!——

(唱)万民如蚁,随波漂荡,

洪水泛滥成汪洋。

庄稼牛羊皆冲尽,

人抱枯木逃高岗。

饥儿嗷嗷哭嚎啕,

斫取人肉做羹汤!

    (惊,悲痛欲绝)啊?!吾之子民,悲哉!……(晕眩)

    (相扶)父君!

    鲧治水九载,竟落得这般结果啊!

    只因鲧高筑堤坝,堵塞河道,致使堤垮水决,淹没村庄……

    尧君,鲧治水失利,贻害无穷。以皋陶之见,应予严惩!

    朱告父君,水患乃上天所为,一人之力,岂可擎天?

    有理,有理。鲧治水,虽无果,已尽力,尤可原也!

    尧君,治水九载,洪祸依然,鲧已技穷,民心丧尽,奈何苍天!

    鲧之功过自有上天评说。灾难当前,尔等应及早出谋觅贤,民生大如天,民生大如天哪!咳咳……

    尧君保重!

    歇息去吧。(搀扶尧下,娥皇、女英随下)

    值此危急之机,父君病重,当有人代为执掌王权才是啊!

    是啊,是啊……

[皋陶复上。

    尧君有令,舜大人,接陶兽!

  (意外地)啊?……

  (挑拨地)陶兽象征王权,岂能游戏一般!

    不得胡言。父君自有决断!

    是,是。

    尧君病重,令舜暂代尧君之职,持陶兽,行王权!

    不……

    鲧该当如何处置,全由执陶兽者定夺!

    (唱)执掌陶兽,暂行王权,

恰似立于风口浪尖。

饶恕鲧,恐非百姓所愿,

欲重判,却怎觅得心安?

这棘手的案情如何办……

报信人  (急上)报——舜大人,洪水泛滥,灾民不满,要将治水大军赶出洪区!鲧统领率大军与灾民对峙,僵持不下!

    啊?!可有百姓伤亡?

报信人  已伤及数人!

    已伤及数人?!

    舜大人,情势危急,应当机立断!

    鲧啊……鲧啊!(接唱)你拂民意岂容我再将你怜!

(举陶兽,白)传……

[幕内禹忽喊:“手下留情!——”  急奔上。

    禹?你……怎会到此?

    舜大人!禹,代父请罪!

(唱)我的父自知罪重难原谅,

他言道纵然一死不屈枉。

我随父治水几长载,

失职罪,理应与父共承当。

任凭发落自缚绑,

代父受罚上刑桩!

    这……禹啊!

(唱)你甘愿替父请死声激荡,

怎奈何罪责深重难原谅!

岂不闻洪水滚滚耳边响,

可曾见五湖决堤成汪洋!

不杀何以对民望?

不杀何以抚民殇?

不杀何以平民愤?

不杀何以正刑纲!

(白)鲧——必杀!民为本,正刑典,示后效,谢天下!

    你!……

    (痛苦地下决心)……来呀!速往羽郊,将鲧正法刑典!

[幕后声:将鲧正法刑典!

    父亲!(痛苦地跪地)

    (挑拨禹)鲧统领征战一生,舜竟然如此无情!

    不!舜果断,鲧该杀!

    嗯?哦,是,是!果断,该杀!

    鲧被杀,何人能担治水大任啊?

    (果断地)有。

    谁?

    禹啊!

[禹吃惊地起身。

    (背对禹)刚杀了老子,又举荐儿子!哼,是何用心……

    禹,你随父征战多年,如何治水,定有高见!

    禹浅见,当用疏导之法!

    疏导之法?

    堵则淤,疏则通。

    (眼前一亮)好个堵则淤,疏则通。顺应水势,顺乎天理!此法你可曾向你父提议?

    只因疏导之法需引水泄洪,势必淹没良田,下游部族定然不满。我父唯恐引起纷争,故而弃之不用。

    (思索地)你可愿运用此法一试?

    我?

    纵然有失,舜与你我共赴死,同谢罪!

    此话当真?

    绝无戏言!

    禹誓不辱命!(抱拳欲下)

    (偷偷拦住,悄声)杀父之仇,竟然不报?

    天下应为先。闪开!(怒冲冲推开放齐,急下)

    好一个禹啊!

    (心情复杂地)舜大人秉公用法,量才用人,令人敬佩。我唐尧氏执陶兽者后继有人了……

[灯渐暗。众人下。

[娥皇手执火把,搀扶尧上。

    父君,真的要听凭舜大人将鲧处死?

    娥皇,依你之见,舜此举当否?

    这……杀鲧未免不近人情。但舜大人一心只为百姓着想,倒也难得。

    娥皇,为父便将你许与这位难得之人,如何?

    (惊讶,害羞)父君……

    啊……呵呵呵……

[尧、娥皇下。放齐上,窥视。

    (卜)癸卯卜,鹊鸟啼。红霞满天兮,鸳鸯戏。吉中藏凶,凶中藏吉。要有大喜事啊!(怪笑着隐去)

[切光。

 

第二场

 

        [紧接前场。

        [树林草亭内。亭内设石案、石凳,石案上摆放五弦琴。

[舜坐于石案前抚琴。

    (唱)南风之薰兮,解吾民之愠兮;

南风之时兮,阜吾民之财兮!

        南风之润兮,济天人和合兮;

        南风之扬兮,荡乾坤之埃兮!

南风袭来添惆怅,

手擎陶兽费思量。

高高举,轻轻放,

世事难料,人生无常。

杀鲧是对还是错?

陶兽是弃还是扬?

唯恐妒火后院起,

更怕贻误治水民遭殃。

[女英上,调皮地抚琴。

     女英!

    舜哥,你为何如此感伤?

      杀鲧令出,禹痛之状……女英啊,皆为人子,敢不同悲呀!

    舜哥,你杀鲧举禹人皆赞之,何需自责!来,女英弹奏一曲为你解愁。

[女英顽皮地抚琴。

    舜哥……你欲几时向父君提亲哪?

    这……吾暂行王权,百事缠身。况尧君尚在病中,此时提亲,恐有不妥啊……

    那要待到何时啊?莫非要我自己向父君请求不成?

    女英啊,舜何德何能,让你对我如此情深意重啊!

    舜哥……

(唱)南方有嘉木,

落落一梧桐!

昼可遮风雨,

何惧烈日凶。

夜可承天露,

啜饮耳目聪。

低吟亲虫草,

昂首傲长空。

哥哥啊,这棵高桐就是你,

扶摇云天气度宏。

妹是小小一片叶,

生死相伴愿与共!

    女英!……

[娥皇内唤:“女英……”

    呀,姐姐找我来了,又要听她教训了……舜哥,你就说未曾见过我!(藏于树后)

    (上,见舜,忙施礼)女英……

    娥皇。

    (尴尬地)见过舜大人……我好像看见女英在此……

    她?她……未曾来过啊。

    (了然地一笑)如此,娥皇告辞了……

    娥皇留步……不知尧君病体如何?

    上苍保佑,还算安好。

    娥皇真乃孝女。

    身为儿女,理应尽孝。怎比得舜大人,至诚至孝名扬天下。

    父母年事渐高,为人之子,何尝不想抛弃一切,侍奉亲人身旁!唉!只是天下事更为紧要啊!

    舜大人……

(唱)钦佩你有孝心赤诚一片,

不由我想起了父君之言。

将陶兽交与你暂且掌管,

皆因你有胆魄敢为人先。

娥皇女求大人莫存杂念,

助丹朱继大业太平万年。

    舜惟愿唐尧部落后继有人哪!

    只是丹朱他自幼受宠,天性傲慢,虽是才智过人,却恐德操不足……娥皇但求大人辅佐弟弟,助他成为父君那样的君啊!

    娥皇重托,舜自当尽心竭力!

[幕内忽传报:“尧君到!”侍卫开道。皋陶搀扶尧上。丹朱、放齐随上。

    (施礼)尧君。

    舜,我正要找你……哦,娥皇也在这里?

    (羞赧地)父君……女儿告退了。

    哎,不必回避。舜哪,你处置鲧,赏罚分明,行事果断,深得人心。

    尧君过奖。

    你此番有功,理应奖赏。皋陶。

    是。尧君有令,将娥皇许配与舜为妻。

    (惊)尧君!……

    (惊讶)父君!……父君要将姐姐嫁与舜大人?

    (点头)我意已决。娥皇,你可愿意?

    谨遵父命。

    尧君!万万不可呀……

    (从树后跑出,急切地)父君!你……你……你将姐姐嫁与舜了?

    嫁了。

    那……那我呢?

    你?……怎么?姐姐出嫁,莫非眼红?

    (撒娇地)父君!舜为我琴弦之师……

    嗯?

    是您牵线的呀!

    那又如何啊?

    我……我……这琴,不学也罢!(生气,举琴欲摔)

    (阻止)女英!……

    女英,不可无礼!

    (赌气地将琴塞给舜,对丹朱撒娇地)丹朱哥哥!

[皋陶有所察觉,对尧暗示。

    (审视女英与舜,若有所悟)哦……怎么?你们……

    哈哈,舜大人,还不快向父君言明?

    (跪)请尧君成全!

[女英赌气地同跪。

    哦……哈哈,看我,真是老糊涂了……好,我便将两个女儿都嫁与舜吧!

    (意外地)怎么,父君将姐姐与妹妹,一同嫁与舜大人了?

    是啊,为父将两个女儿,都嫁于舜了。

    尧君,此事不妥吧!

    哎,父君一番美意,你就莫再推拒了!

    正是!唐尧、虞舜结此良缘,为的是天下大事!放齐。

    在!

    卜一黄道吉日,为新人完婚!

    是。今日辛丑卜,宜婚嫁。尧君嫁女兮,天地同庆!

[一群女性族人涌上,为新人妆扮。

    (唱)结亲正为揽人心,

我有如猛虎添双翼!

    (唱)二女同嫁太出奇,

解尧君真心意。

    (唱)父君他,乱点鸳鸯好无理,

怎不顾,我与舜哥两相依!

    (唱)赐婚姻,本为部族百年计,

姐妹俩,惟有尽孝披嫁衣

    (唱)算天算地算心机,

煽风点火莫迟疑!

(阴阳怪气地,白)哟……舜大人,双喜临门呀!这可真是树大招风……招凤凰……而且是两只!

    哼!……(气冲冲下)

    女英……(追下)

[舜正要追下,被丹朱拦住。

    (亲近地)舜大人……哦,丹朱该称你姐夫了……不,妹夫……哎呀,姐夫乎?妹夫乎?

    丹朱大人,你我从此一家,理应齐心协力,共创唐尧大业。

    对,一家人!有姐夫辅佐,丹朱何愁大业不成?哈哈……

    (占卜)凶中藏吉,吉中藏凶!奇才可畏呀!

[灯渐暗。

[幕后响起隐隐雷声。

[灯暗。

 

第三场

 

[字幕:数年后。

[雷声渐响,滚滚而来,电闪雷鸣。

[幕后合唱:啊——

          雷鸣电闪,狂风暴雨,

          洪水滚滚冲大堤……

[歌声中,舜、丹朱、皋陶、放齐等人在场上商讨治水事宜。

[幕内报信人急唤:“报——”

[报信人奔上。

报信人甲  报——治水大军羽郊受阻,洪水泛滥,冲垮堤坝!

      啊!阻大军者,何许人也?

报信人甲  阻大军者,南娃部落。

      却是为何?

报信人甲  只因治水泄洪,淹了南娃田地庄稼!

报信人乙  报——南娃前来挑衅,要与大军拼杀,禹统领下令迎敌,与南娃之战一触即发!

      啊?!

(唱)治水数年无成效,

南娃部族又侵扰。

难道说,疏导之法竟有错?

心急如焚似火烧!

眼下阻战最紧要,

劝服南娃卸兵刀!

(白)再报!

[报信人下。

丹 朱 舜大人,还是我率军前去羽郊,与她兵戈相见!

    不可!治水重如山,天下和为先!

    有理!我德不厚而动武,南娃定然不甘臣服!

    他若不服,我便灭他全族!      

    丹朱大人,万万不可啊!

(唱)大禹治水疏导为上,

堵则淤塞疏则通畅。

世间诸理皆同样,

友善为邻利安邦!

    (唱)治水、御敌怎同样?

混作一谈太荒唐!

    (唱)南娃并非野蛮人,

晓之以理免动刀枪!

    与我为敌者,亡。无需理论!

    是呀,全因南娃频频阻挠,方致我治水大军步履维艰……舜大人怎么反倒替南娃讲话?

    放齐大人,此话何意啊?……舜愿前往羽郊,安抚南娃,施以教化。

    什么?你要前往羽郊?

    正是!南娃阻挠治水,实乃不明真情。舜亲前往,讲明缘由,晓以利害。想那南娃,必存感念,或免生战乱!

    (争强地)何必如此,我自会发兵……

    (好言劝阻)丹朱,听舜一言。民为重,当慎行!

    (犹豫)这……

    (挑拨地)舜大人执掌陶兽,百官听其号令,舜大人说不可发兵,自然不能发兵!

[丹朱暗惊。

    发兵,还是和谈?众位首领有何高见?

    以皋陶之见,劝和乃是上策。尧君仁德爱民,必也主和!

众首领  (纷纷附和)正是!治水为先,以和为贵!

     一切听凭舜大人!

众首领   听凭舜大人!

    (又惊又怒)你们……

    待我禀报尧君知道,听他如何定夺。

    慢!父君卧病,怎能定夺?来,听我号令,起兵羽郊,剿灭南娃!

[皋陶见状,暗下。

    送大人出征!

    丹朱大人!

    姐夫,看好后院才是!(下)

[众人随丹朱下。

    大人!丹朱大人……不好!丹朱此去,定酿大祸,待我禀报尧君知道!

[舜欲下,数名卫士上,拦住舜。

[幕后声:尧君有令,将舜囚禁草庐不得放行!

    尧君有令将舜囚禁草庐?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欲冲出,被阻拦)

(唱)为治水,我欲往羽郊南娃访

为民生,我自请南下止战殇。

却被囚禁步难移,

冷风寒月伴草房

我心急、急似火,

我心乱、乱如浆!

治水大军须查访,

眷属疾苦探周详。

恨不得插翅飞墙外,

抚南娃,止战乱,救众生,愿以此心鉴上苍!

[幕内忽报:“尧君到——”

[皋陶搀扶尧上。

    尧君!

    舜啊,你……受委屈了!皋陶。

    尔等退下。(率卫士下

    (扶尧坐于草榻上)尧君病体未愈,怎会夤夜来此?

    舜啊,丹所为,尧知情。只因我将陶兽交与你执掌,百官尽皆听命于你,他心生不满,才会有此无理之举。

    (暗惊)尧君,陶兽之重,舜,确难承受!

    (接过陶兽,放置一旁)既然如此,舜可愿归隐?

    (惊讶地)归隐?尧君?……

[尧微微颔首。

    如此,舜从命。请尧君准舜返虞侍奉二老!

    舜哪,你可回乡探亲,却不许就此告退呀!

    (疑惑地)这是为何?

    舜啊!

(唱)我年事渐高力倾尽,

丹朱朽木难成荫。

天高自当巨人擎,

无论亲疏选贤能。

我欲让位贤能交重任,

四方首领荐舜君!

    尧君,唐尧所依,应是丹朱大人!

    百姓拥明主,唐尧需君。丹朱难堪重任!

    丹朱力强智勇,只是年轻,未免顽劣……

   不,他若只是年轻顽劣,又何以急于发兵羽郊?又何以阻挠你去劝和?又何以执意囚禁与你啊?

    这……

    舜啊,我对你观望数载,早有让位之念……

    尧君厚爱,舜敢不竭尽忠心?眼下,禹治水大业未成,南娃战事未平,如若弃丹朱而立他人,再生动荡,治水就要半途夭折……事关百姓生死、天下存亡,请尧君三思啊!

    故,舜当借归隐之名,掩人耳目,领命速往羽郊,解燃眉之急!

    (恍然大悟)谢尧君信任!舜即往羽郊!

    舜啊!舜知我心意,堪当大任!功成之日,吾在此洒扫神坛,等你归来!

    舜誓不负君!

    皋陶!

    (上)在。

    即日起,舜归隐回乡,陶兽暂交丹朱执掌。

    是。尧君有令:诸位部落首领,送舜归隐还乡!

[女英急上。

    (唱)惊闻舜哥要归隐,

事出突然为何因?

舜哥他尽心尽力为唐尧,

虽受委屈仍忠心。

父君为何下此令?

莫非是病中糊涂失公平!

[众部族首领上,分列两旁,为舜送行。

    父君!舜哥他忠心耿耿,天地可鉴!今日之事分明是丹朱哥哥的错,你却让舜哥归隐回乡……岂不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

    女英,休得无礼!

    不是我无礼,是父君失理!

    小妹!父君自有道理,我们理应遵从才是!

    好,我遵从!既然舜哥归隐,那我就随他回乡,侍奉二老!舜哥,不管你到哪里,女英永远和你在一起!

    (执手女英)……尧君,舜就此起程。

    (语重心长地)舜哪,路径崎岖,望加珍重!女英,你可不要给舜添乱了。

    (不舍地)女英知道了。

    娥皇,你留下,代我二人好好照料父君。

    夫啊,女英年轻,不谙世事,还请多多担待。

    为夫记下了。尧君,众位首领,舜就此告辞!

    舜大人一路保重!

[众人下。

    舜哥,我真想插翅飞到你的家乡上虞!

    不,此去乃是羽郊。

    不是归隐还乡吗,为何前往羽郊?你就不怕禹对你耿耿于怀?

    禹若心胸狭隘,岂会三过家门而不入 ?

    三过家门而不入?为什么?

    禹之难,舜之过啊!我荐他治水,却未解他后顾之忧……女英,你我先访涂山再去羽郊,如何?

    涂山?

    那是禹的家乡……

[灯暗。

 

第四场

 

[涂山。禹的家。

[眼盲的女娇坐在破败的草房前搓草绳、编草鞋。

[女娇起身,茫然地遥望远方,翘首盼望禹的归来。

[舜与女英风尘仆仆上。

    女英,你看那座草房,就是禹的家!

    身为治水大军的统领,他的家怎会如此破败不堪?

    非常之人,非常之家呀!

    门口坐着一位妇人。

    定是禹的夫人女娇。

[女娇听闻人声,一惊,手中草鞋跌落。

    谁?……禹?!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扑向舜)

      (相扶)不……

    这么多年,你竟然一次都不回家!你……你好狠心哪!(捶打舜)

(唱)你好狠心,让我母子无依无傍,

你好狠心,抛下女娇独守空房。

十数年,不曾回家来探望,

听人言,才知你三过家门匆匆而去竟然一丝未彷徨!

我为你,惦念担忧思肠断,

我为你,眼泪哭干双目盲!

    怎么?你的眼睛…… 

    啊!你不是禹!你是哪个?

    我是女英!

    (疑惑地)女英?尧君之女?

    是啊!

    还有一个,难道是……

    他是舜啊。

    啊?!舜!你来做什么?你……你杀死了我公爹!又逼我夫君去治水!你还我亲人,还我夫君!(冲向舜)

    (拉住女娇)不!是鲧失职,不能怪舜!

    那我应该怪谁?我还能怪谁?天哪……禹,你在哪里啊?你不要我们母子了吗?

[女娇晕眩,女英忙扶她坐下。

    (背柴上)母亲!……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启儿……(摸索着护住启)

      启……这是禹的儿子?

    (幽怨地)对,这就是禹素未谋面的儿子!

    什么?他们父子从未见过面?

    是啊 启儿还未出生,他父亲就随公爹去治水,如今已十二年了!

    启,整整十二年?你父从未回来过?

    (哭泣)娘说了,父亲是为天下黎民百姓治水,洪水不治,绝不回家。

    那……你们母子如何生活?

    我已是男子汉了,种地砍柴,采药打猎,样样都会!哎哟……(险些摔倒)

    启……你的脚在流血……

    什么?启儿,你怎么又赤脚上山了?娘说过多少次了,要你穿着草鞋……

    我不要!这些草鞋都是娘为父亲编结的!等我长大成人,便带上这些草鞋,去寻找我的父亲!

    启儿啊……等你长大了,娘一定为你编草鞋,送你去寻你的父亲!

    娘……(与母抱头哭泣)

    (唱)一双双草鞋湿我眼眶,

一声声诉说刺我心房。

我只道水患危急民遭殃,

却怎知英雄有难心中藏!

为治水他父子难相见,

为治水他发妻双眼盲。

盲妻幼子无饱暖,

家徒四壁好凄凉。

兄弟啊,你丢子别妻万般苦,

千钧重担一肩扛。

治水大军皆同心,

何愁洪魔不伏降?

舜无言以谢唯敬仰,

躬身一拜向南方。

尊一声大禹我的好兄弟,

你真是铮铮的汉子,治水的英雄,唐尧的栋梁,为我华夏擎天的臂膀!

(白)夫人!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对你们母子何其不公,但对天下却是何等胸怀!你切莫怪他,你要怪就怪舜吧!女英,将我包袱中的药草拿来。

[女英从包袱中取出药草。

    夫人,这几味药草,对医治眼疾应有奇效。

    舜哥,这不是你为失明的公爹采集的药草吗?

    啊!那我不能要,我不能要……

    拿着吧!启,别忘了每日给你母亲煎药!

    多谢恩人!(下跪)

    (扶起)快快起来!待到羽郊,定转告禹,他的儿子,已长大成人,他的妻子,含辛茹苦,翘盼团圆!……告辞了!

    等一等……(摸索到一筐草鞋)这草鞋,是我一年一年为他编结的,劳烦舜大人代为转交。就说女娇我……从未怪他!

(唱)不怪他一去数载难见面,

只怕他衣不蔽体受风寒。

不怪他三过家门未回转,

只怕他尽心竭虑忘三餐。

不怪他未知娇儿已长成,

只怕他身陷洪水遭凶险。

不怪他让妻担忧常嗟叹,

只怕他牵挂妻儿治水难。

想他念他将他盼,

梦他等他愿他还。

不求他日日夜夜来相伴,

只盼他常将我母子放心间!

    (感动地)女娇……请受舜一拜呀!(与女英一同下拜)

    恩人!(与启同跪)

[舜和女英扶起女娇和启。提起一筐草鞋,同下。

[启搀扶女娇遥望远处,挥手道别。

[灯暗。

 

第五场

 

[羽郊。山顶。水色无边,江天一片。幕后鼓声阵阵。

[幕后一阵号声、鼓声、喊杀声。禹急上。

禹部下  (奔上)报——禀统领,一队南娃女兵正往山顶而来!

      丹朱大人怎样了?

禹部下  已护送丹朱大人平安下山!

    好!丹朱大人命我全力歼灭南娃!张弓搭箭!

禹部下  是!(急下)

[幕内声:“张弓搭箭!” 治水大军列阵,备弓箭。

[南娃首领率众女兵上。

[禹与南娃首领分立于两崖。

      南娃听了!倘若再前进一步,杀!

南娃首领  你是治水统领禹?

      你就是南娃首领?

南娃首领  正是。

      还不快快退兵,敢是前来受死不成!

南娃首领  我若直杀上来,哪还有你的活路?

    哈哈,好狂的口气!那你还等些什么?

南娃首领  今日暂且放你一马。

    你待如何?

南娃首领  本首领要与你和谈!

    什么,和谈?

南娃首领  对!统领诚意治水,我等不再阻拦。

    (疑惑地)此话当真?

南娃首领  但须应我一件!

      讲!

南娃首领  (唱)你放水泄洪土地淹,

             下游部落受牵连。

             这般治水理不端,

             留我南娃几分田。

     (唱)你留田来他留田,

             洪水难道流上天!

南娃首领 (唱)水满自会东流去,

             何需淹没我良田?

     (唱)洪峰汇聚冲堤岸,

吞没山岗顷刻间!

南娃首领  (唱)你休要危言耸听将我骗,

    (唱)我俱是为你着想道真言!

南娃首领  (唱)南娃誓不搬,

    (唱)大难在眼前!

南娃首领  (唱)族人实可怜,

    (唱)治水当为先!

南娃首领  (唱)我若不依从?

    (唱)何惧动刀箭!

南娃首领  (唱)你好无理!

      (唱)你好刁蛮!

南娃首领  (唱)叫尔血溅!

    (唱)口出狂言!

南娃首领  (唱)誓不让田!

    (唱)兵戈相见!

南娃首领  (唱)张弓!

    (唱)搭箭!

南娃首领  杀!

    杀!

        [两军对垒,箭在弦上。

        [幕后舜大喊:“且慢动手!”

        [舜急奔上,挡在两组弓箭手之间。

南娃首领 (愤怒地)舜!为何欺骗与我?

       (吃惊地)舜!此事与你何干?

    放下兵器,再说不迟!

南娃首领  哼,你说那禹统领大义明理,分明言过其实!

    南娃首领稍安勿躁,舜绝不曾欺骗与你!

      舜!你已归隐,来此作甚?

    禹统领,待我与你说明原委……

南娃首领  你们……莫非你们串通一气!

    你们才是真正的可疑!

    禹!……南娃首领,待舜与禹统领言明一切,若有欺骗隐瞒,首领再处置我不迟啊!

南娃首领  (略考虑)好吧,看在你的面上……暂且退至山腰!(率女兵下)

    你怎会来此?

    我是来劝和的。

    哪个要你多事?

    禹统领,此番我深入羽郊山中,面会南娃首领,已将她们劝服。南娃有田,即可休战!

    不!留田怎治水呀?

    那也不能让南娃无家可归啊!

    哪里管得这许多?且待我与她决一死战!

    不可!应当休兵治水,共为进退……

    你……我不需你来教导!难道只因你曾举荐我,我便要事事听命于你?

    舜并无此意呀。

    莫忘了,你与我的恩恩仇仇,尚未了结!整整八年了,禹和众位兄弟们,一心只为治平水患,以告慰我父在天之灵!而今你却到我面前替那南娃说话!你……成心要扰乱我治水不成?

    禹统领!禹啊……

(唱)你曾说,治水不可堵河道,

岂不知,人心同样需疏导。

治洪水,本为苍生求太平,

又岂能,不顾南娃怨气高。

大禹啊,你心怀怨愤我明了,

只为那,洪魔不除恨难消。

曾与你,许下誓愿共承当,

水不治,罪责与你一同挑!

劝统领,且与南娃修和好,

稳人心,替她后路留一条!

    (犹豫)这……

[幕后鼓号声又响。

    (一惊,下决心)今日一战,在所难免!舜大人,还是下山去吧!来人,送舜大人下山。

    禹!

    (背一筐草鞋奔上)禹统领!禹统领……

(唱)你本堂堂真英雄,

却怎的,是非曲直分不清!

舜哥他千里迢迢访涂山,

不顾安危羽郊行。

你反倒防他疑他少信任,

扪心自问你可安宁?

(从筐中取出一双草鞋)你看,这是何物?

    这是……

    这是你的妻子女娇为你编织的草鞋!

    (接过草鞋)啊……你们真的见过我的妻子?

    这正是女娇托我们交给你的。

[女英将一筐草鞋倒于地。

    (激动地跪地,捧起一双双草鞋)女娇啊……妻啊!

    她还有一席肺腑之言……

    她……说了些什么?

    (抢着说)她为你哭干了眼泪,双目已经……

    (阻止女英)她说启儿已经长大,日夜盼望见到他的父亲……思念你牵挂你,只望你踩着她的草鞋,治服洪水早日回家!

    (捧着草鞋)女娇……妻啊!禹惭愧,禹惭愧呀!

    (扶起)好兄弟!禹啊,南娃首领前来拜会,岂可慢待!

    我……来!传我命令,撤去刀兵!有请南娃首领!

[《南风歌》音乐起。南娃首领携部下上。

    禹失礼了!

南娃首领  即已言和,往事莫提!

      丈夫胸怀,禹甚敬佩!

南娃首领  禹统领!

(唱)本当与你一死战,

谁料舜君突然现。

他送来,稻谷、种籽和陶器,

更带来,天命、诚信和笑颜。

一曲《南风歌》诉宏愿,

化作清泉润心田。

[南娃女兵翩翩起舞。

    南娃姐妹们!

(唱)南风南风知我意,

我与南娃共生息。

临危受命禹统领,

敢与水患争高低。

待到山河重治理,

遍拂万物得生机。

禹、首领(合唱)我与南娃(我与唐尧)共福祉,

天下太平在今昔。

[灯暗。

 

第六场

 

[尧部落。

[丹朱居所。草庐木柱,柱上挂着弓箭。

[丹朱手捧兽形陶罐。放齐占卜。

    (占卜)天苍苍,地皇皇,

陶兽显灵,神降瑞祥。

赤乌吐金,山河敬仰,

丹朱之名,日月齐光。

[放齐下。

    (得意地捧陶兽)陶兽啊陶兽……

(唱)举兵未至,洪水退无影,

威震羽郊,南娃祸事平。

独掌大权承天命,

金鳞化龙动地鸣。

至尊九天我问鼎,

安知何时刻姓名!

    (上)弟弟……丹朱!

    (难掩兴奋地)哦,姐姐来了!姐姐你看……这陶兽,不知几时又要刻下新的名姓了!

    (不满地)丹朱,你自羽郊归来,整日捧着这陶罐,却不知去探望父君。

    (试探地)姐姐,父君病体如何了?

    只怕危在旦夕!明日舜和女英即将赶回……

    (吃惊)什么?舜要回来?

    他要回来尽孝道!

    有丹朱在此,何须他来尽孝!

   你都几日未去问候父君了?又何谈尽孝?

    (一时语塞)我……

    (劝解地)丹朱啊,舜一心辅佐我唐尧氏,忠心耿耿日月可鉴。你当抛却杂念,与他共谋大业才是……

    小弟自当擎天,何需他来辅佐?

    丹朱!舜谦逊慎行,虚怀若谷。你却一味猜疑防范,狂傲轻慢。丹舜有隙,何以擎天哪?

    ……姐姐乃舜妻,自然看他样样周全!

    你……丹朱啊!

(唱)对舜我也曾迷茫,

何以美名天下扬?

姐妹同嫁为试金,

方知父君有眼光。

他待娥皇如兄长,

他爱女英见柔肠。

他仁厚当先胸宽广,

他心怀唐尧孝爹娘。

虽与他,聚少离多时日短,

却信他,贤德之名可承当!

    (不服气地)光凭仁爱贤德,如何治理天下?有丹朱助禹退南娃、治洪水,居功至伟……舜又有什么作为?

    你真以为那是你的功劳?

    (一惊)此话何意?

    你从羽郊匆匆撤回,未动刀兵,竟得无恙,好似神灵护佑……却不细想,那是托何人之福?

    你是说……舜?不可能,他早已归隐了……

    你错了!是你不听劝告,一意孤行,挑起战祸,多亏舜及时赶到,以血肉之躯冲入刀戈之中冒死相劝,这才使得南娃退兵,才保得你全身而归呀!如今禹和南娃携手共治洪水,天下太平,指日可待!舜在羽郊,与大军日夜苦战,而你却在此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居功自傲……心系天下者,言行思虑皆为天下。归隐与否,又有何妨?

[丹朱惊愣。

    丹朱啊,我本寄望你成为父君那样的君,可你真的让姐姐痛心啊……这陶兽你不配!暂且由我取回还与父君。(取陶兽)

    (震惊地)姐姐,你要取回陶兽?

    父君之令,陶兽尚不能由你执掌!

    这是何意,莫非要易位舜不成?

    丹朱,为子者,孝为先。劝你少为陶兽倾力,多多关心父君!

    (拦住娥皇)陶兽迟早归我所有。我早掌陶兽,岂不是早替父君分忧!

    (失望地)待你思想明白,自己去面见父君!(欲下)

    姐姐!……(咬牙切齿,怒而砸碎一只陶罐)

[娥皇吃惊回头,担忧地匆匆下。

    (上,念)恶虎占山,

顽石挡路!

水火不容生肖克,

手起刀落驱灾星!

    (狐疑地)这是神灵所示?

    大人可知,众多部落首领,纷纷去了上虞百官。

    什么,为何去了百官?

    前去拜见舜!

    (惊)啊?!……

    他们眼中早就没有大人你了!

    (恶狠狠地)父君择我便罢,若要择舜……

    神灵绝不答应!

[灯暗。

 

第七场

 

[祭天神坛。

    (上)尧君有令:洒扫神坛,迎接舜大人归来!

[众人上,洒扫神坛。

[放齐潜上,弓箭手窥视。

[舜、女英风尘仆仆上。

      (唱)才赴羽郊平战火,

又回百官探榆桑。

    (唱)谁料千里传急信,

命我夫妻返故乡。

    (唱)只怕此行非寻常,

    (唱)心似汤煮步履慌。

    (上)女英!夫君!

    姐姐!

    娥皇!尧君病体如何?

    此事稍后再说!且随我来……

[娥皇引路前行。

[放齐出现在舞台一角。弓箭手举弓箭欲射,娥皇却始终挡在舜的身前。

[放齐阻挡娥皇,娥皇脚下一绊,舜欲扶,弓箭手举箭。台上灯忽暗。

    (一声惊呼)夫君!

[灯复明。娥皇中箭,倒入舜怀中。

    (震惊)娥皇!

    姐姐!

    放齐!……抓住他!

    哪里跑?

[放齐见状大惊,四处逃窜。

[女英率人追放齐。放齐慌不择路,失足摔死。

    (扑向娥皇)姐姐!

   (奔上)姐姐!丹朱无意伤害你呀……

    你……你就要伤害舜不成?

    (跪倒)姐姐!

    丹朱……

(唱)你自幼,便由姐姐来教养,

寄重望,一心盼你成栋梁。

谁知你,心胸狭窄少气量,

竟然会,痛下杀手害忠良!

这一箭,辜负老父舐犊情,

这一箭,让我心如刀绞,肝肠寸断,九泉下无颜对亲娘!

[娥皇晕倒。

    姐姐!

丹 朱 (痛悔地)姐姐!快救姐姐!

    快!快召巫医为娥皇疗伤!

[女英扶娥皇下。

[皋陶搀扶尧君上。众人随上。

[侍卫押丹朱。

    孽子!你一心谋位,竟然加害于舜,伤了亲人……

    丹朱对不起姐姐!可丹朱并非有意伤害姐姐啊……

    孽子,你若是伤了舜,罪孽更重!皋陶,丹朱所犯之罪,该当如何处置?

    这……当处极刑。

    父君!……(伏地)

    (冲上)父君!……

    妹妹……姐姐她、姐姐她怎样了?

    (跪倒)父君,姐姐伤势已无大碍……丹朱哥哥是受了放齐蛊惑才犯下大错,还请父君手下留情哪!

    尧君留情啊!

    休要替他求情!倘若轻饶,他岂肯悔改?与我推出去,斩、斩、斩了!

    尧君!尧君且慢下令,舜有话要说与丹朱听。

    讲!

[众人心情各异看着舜。

    (威严地)丹朱,你可知罪?

    (不服地)事已至此,丹朱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丹朱!你权迷心窍,一心谋位,恃才傲物,屡酿纠纷,此为不忠;父君病患,你少有问津,猜忌家眷,伤害亲人,此为不孝;你查人不清,用人不明,受人蛊惑,偏听偏信,此为不仁;你贪功利己,挑动战火,不念苍生,祸及友邻,此为不义。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岂能臣服天下?!事到如今,你竟面无愧色,毫无悔意……扪心自问,盼你擎天的父君,疼你爱你的娥皇,教你助你的首领,尊你敬你的黎民……你要如何面对他们?!

    (哑口无言)我……

    (痛心疾首地)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留他何用!

    (跪)尧君,舜自请,与丹朱共受罚,同谢罪!

    (吃惊)什么……你何罪之有?

    尧君!

(唱)丹朱之罪究其因,

问责舜当担几分。

他行路不正我欠指引,

他受人蛊惑我未查明。

他曾待我如兄长,

我却不曾与他来交心。

到如今,他恨我怨我心魔生,

我岂能,全将罪责推干净?

我执掌陶兽难辞咎,

甘受惩罚自请刑!

    唉!孽子,你可听到舜的话了么?

    (受震动)我……我一心害你,你为何还这样对我?

    丹朱啊!

(唱)想当初,尧君恩德赐婚姻,

我与你,从此应是一家亲。

我本想,鼎力助你承大业,

让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平。

有谁知,为争陶兽生大祸,

竟落得,亲人反目起杀心。

连累了,疼你爱你的好姐姐,

身中暗箭险丧命!

亲眷尚且起纷争,

天下何以得安宁?

你可知,陶兽身外物,

执掌当为民。

民心皆所向,

朗朗天地清。

丹朱啊!你好比洪水流岔道,

要引水归渠复清明。

罪责自承担,

半生来警醒。

知错悔其行,

仁爱抛私心。

到那时,又是顶天立地人,

到那时,脱胎换骨重正名。

到那时,再报亲人养育恩,

到那时,你我再续兄弟情!

    (激动地)丹朱……惭愧!

    丹朱,你可知罪?

    丹朱知罪,愿领责罚!

    好……将丹朱发配南疆,拓荒耕耘。押下去。

    丹朱哥哥……

        [丹朱停住脚步,深深拜别。被侍卫押下。

    舜并无过错,自请受罚,我不依允……你若执意如此,便替我接下这陶兽,将治理天下的重责,一并接下吧!

    尧君!(跪倒)

    诸位首领!

    尧君!

    舜之胸怀,当为君王。此乃天意,亦是民心!

    高举陶兽)舜,接陶兽!

    尧君圣明!

    舜,天之合也。吾,人之合也。天人和合,吾民幸甚!

    吾愿做南风兮,解吾民之愠,阜吾民之财!

    各部首领均于上虞百官聚集,等待舜大人回乡!

    舜即刻启程,前往百官,祭天祷祝,为民祈福!

    (念)君为民言,授位于天;

尧德厚广,舜泽绵延。

[娥皇上,众人涌上慰问,娥皇含笑致谢。

[舜执手娥皇、女英,立于尧身旁接受礼赞。

[女娇与启上,与禹团聚,感激地向舜行礼。

[南娃首领上,献上兽皮等礼物,舜回赠陶器、稻谷等物。

[天幕幻化出肥沃的土地、茂密的树林,一队天象缓缓降临。大地重焕生机。

[《南风歌》起:南风之薰兮,解吾民之愠兮;

南风之时兮,阜吾民之财兮!

                南风之润兮,济天人和合兮;

南风之扬兮,荡乾坤之埃兮!

 [幕落。剧终。

 

 

                                       

                                    2009812(马敏执笔综合稿)

                                      1017二稿

                                          1128三稿

                                      2010620四稿

                                             824五稿

                                             929彩排演出稿

                                      201133演出稿修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