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交流

上虞表情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1-2-25   点击:2371   来源:绍兴市上虞区虞舜文化研究会

                            上虞表情

                                                                                                作者:夏振扬   蒋   云

 

绍兴一带有一种流行颇广的说法,就是:“诸暨木卵、绍兴师爷、嵊县强盗新昌贼”,非常形象地概括了所属地人的性格特点。裹在他们中间的上虞就没有此类能够高度概括当地人性格特点的说法。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形成约定俗成的说法。也许上虞人都综合了诸暨、绍兴、嵊县、新昌等地所有人的人性特点,但也许上虞确实平庸到一点特色也没有。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上虞的水土养育了一些什么人?从历史层面看,有着好山好水好风光的上虞,灵秀之人层出不穷,作为名士之乡的绍兴,能够影响历史的名人上虞就占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从远古的虞舜,到汉代的王充、晋代的魏伯阳、孟尝、嵇康、谢安、谢道韫、谢眺,从宋代的抗金名臣李光,到明代倪元璐、著名的上虞四谏,从清代的梁治国、章学诚、徐三庚,到近现代的经亨颐、夏丏尊、杜亚泉、马一浮、竺可桢、徐懋庸、陈梦家、谢晋,单入选两院的院士,全国仅一千多人中占近三千分之一县市的上虞硬是有九人。就是全国传世的100部名著中,写上虞人的就有两部。上虞人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是人中龙凤。因为上虞土地肥沃啊,因为上虞山水秀美啊!有道是:草肥牛羊壮,地瘠瓜果瘦。属于风水宝地的上虞,自然与别处有不一样的看点,生活在这方圣地中的人,自然有别于他方的人。

 

    历史上的上虞,芸芸众生相我们早已无从考评,因为传记史料留给我们这一代的,无非只是一些曾经影响过那个时代的历史人物,那些人物即使在其性格基因中有某些不是,也早已随时光的流水荡涤一净了,留给今人的早已是改头换面了的金身,完整得无可挑剔了。那么现实生活中的上虞人,其为人也,究竟是怎样的呢?

 

    因为南高北低的地理走势,因为辖区的割属变革,因为土地不再成为圈养农民的唯一因素,上虞人的群体性格也随之发生着变革。城区的急剧扩张,也使许多性格迥异、习俗迥异、文化迥异的人集聚在一起,互相影响着、渗透着,久而久之,又演变为另一种性格。

 

    我的一个朋友把现在的上虞人分为三类人,南部山区为一类,这类人的性格就是“硬”、“憨”、“直”,有一点“木卵”兼“强盗”的味道,不会耍滑,木讷守拙,鎯头砸铁钎,硬碰硬,就是因为太泥土气,太耿介,太死扳,太不会转弯抹角,大山的骨架赋予的只是一些高昂的头胪,但没有给予他们闯荡世界的秉赋,所以适应不了机灵多变的市场形势,只好仍然受穷受苦;一类是海头人,就是崧厦以北的人,他们靠近大海,属于水性。因为水是流动的,汹涌的,也因此显出他们的机伶、油滑、大胆、冒险,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一旦掘到第一桶金,他们决不就此满足,也决不会吝啬,因为水性决定了他们永远前进、决不轻言放弃的闯劲和野心。他们会拿掘到的第一桶金、甚至再倾尽家中所有,投向另一个精心选择好的目标,叫做放水养鱼,然后他们做渔翁天天坐在河边钓鱼,天天瓶盈钵满,凡有所溢,再予投资,如此反复,水涨船高,生活在这里的人普遍很富;一类是曹娥江西岸的,听口音就都知道不中正宗的虞地人,他们是五十年代从绍兴划并过来的,性格很接近绍兴人,或者说就是绍兴人。对于绍兴人,我们多有了解,也不必赘述,绍兴人的聪明、精明、圆滑那是全世界都有名的,但尽管这样,绍兴人绝对不搞内讧,做生意信守商业道德,这是我们难望其项背的。但据我看,上虞还存在着第四类人,那就是百官人。百官本来是弹丸之地,介于山区与海头之间,性格中本身有诸多杂交成分,经过一番移民,各式人种杂阵,本来是一个难以定义的族群,但经过不断磨合、交融,逐渐演变成一种善于利已、互相促狭、追名逐利、好大喜功又冷漠世故的族群。这几类人在性格上的诸多差异,使上虞不能成为一个整体。你想办成事,有人想拆台。你想有表现,有人打小报告暗暗踹你一脚。你想安安耽耽过日脚,有人想风起水生运动一番。不知就里的外埠人都以为浙江人最团结,最结队,最有拚搏精神,做生意也最讲信誉,提倡我赚你也赚,但上虞人在外就爱自己斗自己,拆自己人的烂污,唯恐自己比别人少赚,恨不得把老乡、朋友甚至亲人的生意都抢过来做,我赚不到你也别想赚,你有关系走门路,我动用一切资源断你的路,让你在我面前发达不起来。看到老乡沦难,他会窃笑。你办企业、搞建筑需配套产品、配套服务,他一般不会就近配套、拒绝就近服务,往往会舍近而求远,宁求异地的次质产品也会把你的优质产品拒之门外。 为了利益,可以跟谁都翻目;为了利益,可以跟谁都交际;为了利益,坑蒙拐骗也做得(海头人尤甚,本人曾遭遇过两次)……

 

    在千百年历史嬗变中,上虞在每个时代涌现出来的弄潮儿太多了,每个弄潮儿代表了一定时期的一种思想、一种文化、一种行为规范,太杂阵了之后,却给人以不知所适、迷茫混沌的虚无感。太多的虚无之后,在人们思想中逐渐形成一种强烈的自我感。林林总总的伪思想、伪文化、伪伦理脱茧而出,主宰着上虞人脆弱的灵魂,固有的上虞傲骨、上虞度量、上虞胸襟蜕变为一种非常平庸、非常势利、非常虚伪的酱缸文化。一切以自我为中心,成为现代上虞人的最本质的特点。

 

    就我们绍兴诸县来说,毗山连水,血脉相连,且同受古越文明熏陶,可以说同宗同源,但所显现的人性竟会是如此之不同。总的来说,绍兴人既聪明,又精明,还高明,所以尽管域面不广,人口不众,却是有板有眼发展,跻身全国经济十强并无意外,而是理所当然。诸暨人聪明,但不十分精明,因此他们可以广结善缘,势如破竹。新昌嵊县人既不十分聪明,也不十分精明,加之地域闭塞,发展慢人半拍没有人会去计较很多。就是上虞人,聪明过头,精明过头,计较过头,刁钻过头,所谓欲速则不达,最后放着流油的沃土不深耕,却只能收获稀薄的果实。

 

    譬如做一桩很有竞争性的生意。诸暨“木卵”会说,这桩买卖我来做,二一添作五,我赚你也赚;嵊县、新昌人会说,我们价格低,货色也不赖,你不要错过机会;绍兴人会说,同我们的合作,你会觉得很划算。上虞人则会说,我做不成,别人也休想做成;别人出多少价,我比别人低多少。所以纵观上虞,除了建筑,真正在外地做大、做成片的生意几乎没有多少,而诸暨、绍兴、温台地区的人,则把生意做得全国有名。绍兴境内的轻纺市场、袜业市场、领带市场那都是有声有色的大块状产业。搞块状经济,你没有合作心态,不能以平常心对待平常事,那是搞不起来的。即或做起了,也大不起来。因为无序竞争,不少产业只能惨淡经营。

 

    深受河姆渡文化熏陶的上虞,何以形不成典型的上虞性格?剖析上虞人的性格特点,其实有许多无奈。上虞处在左旁的师爷文化和右侧的河姆渡文化的的夹缝中,受其双重影响,重利而不敢言利,重个人表现而不敢率真,所谓*****照做,牌坊照立;一边是君子,一边是小人;外面红通通,里面黑尿汤。扬名立万者有之,腰缠万贯者有之,宵小之徒者亦不在少数。如此参差不齐,如此相互攻讦,如此尔虞我诈,焉能形成上虞的真身?所以不少人都说,同上虞人难打交道,因为上虞人深不可测,人人都有小算盘,谁知道上虞人会葫芦里卖什么药?总之不会是好药,或有可能是毒药。所以上虞人的口碑很有一些不雅,所以在上虞这块风水宝地,终难形成普遍富裕的气候。这也许仅是一家之说,但作为上虞人,眼看周边县市经济兴旺发达、蒸蒸日上的景象,而自己守着宝地不繁荣,不作为,难道我们就不能作一番深刻的检讨?

 

独家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