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交流

读读舜井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1-2-20   点击:2048   来源:绍兴市上虞区虞舜文化研究会
 作者:虞

  不知有多少次从“井”边走过,每一次,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不为别的,只因为这口井与帝有关。

  “井”,位于浙江上虞市市区一座曰“龙山”的山麓。这里是一片青翠的丛林,沿着石阶而下,便可一睹“井”的芳容了。“井”的记载,最早见于郦道元的《水经注》。而《水经注》引《晋太康三年地纪》云:“避丹朱于此,故以名县。百官从之,故县北有百官桥。”又云:“与诸侯会事讫,因相虞(“虞”通“娱”)乐,故曰上虞。”另《史记·五帝本纪》引《会稽旧记》云:“上虞人。去上虞三十里有姚丘,即所生也。”姚丘就是现在上虞的上浦虹养村。

  除了典籍的记载,百官、江、井等等,如此众多的地名和故迹,终让上虞人自豪地相信,帝不是远古的传说,而是真真切切的乡邻。然而,这口“井”是否为亲自开凿,似乎难有定论。但在我看来,不论是或不是,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口井以“”命名,当是后来的上虞人出乎一种长久的纪念。

  想起当年“避丹朱于此”之时,便教民驯服野兽,到渔捕湖(今白马湖)捕鱼传艺,推广种栎养蚕的经验,授民制陶术而使上虞成为中国陶器最早的发源地。更兼“为人子,克谐以孝,故其俗至今蒸蒸是效;为人臣,克尽其道,故其俗至今孳孳是蹈;为人兄,怨怒不藏,故其俗爱而能容;为人君,以天下禅,故其俗至今廉而能逊。”因之,《史记》赞曰:“天下明德,皆自虞始。”面对这样一位人们心目中的“仁君”、“圣君”,后人怎能不深情缅怀?其功其德,不就如这“井”之水,恩泽浩荡、泽被后世的吗?“井”之名,这实在是百姓对帝的最佳口碑和出乎内心的颁奖辞,它比碑铭上镌刻的忠孝节烈更有价值,比殿宇里涵纳的社稷理想更有意义。

  也许在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的今天,人们生活水准越来越“小资”,水井的概念早已在大家的记忆中逐渐模糊和淡忘了。然而,这口“井”却依然一直陪伴着人们。就这样,年复一年,它与我们一起领受“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况味。

  如同其他所有的老井一样,毕竟过了绵绵光阴、漫漫长年,那斑驳的井栏,那绵厚的苔藓,以及汩汩长流的清冽,分明昭示着“井”就是一位时空老人、一件活着的文物。“井”很象形地让人们的家园围坐在它的膝下,让它端坐在一个城市的一隅,让城里的一切活物漫不经心地品饮。悠扬舒畅地滋生岁月的经纬,渐次地编织进生命的脉络、滋润绵延不绝的歌喉和声声不绝的祈祷。

  这口叠印岁月的苍茫和醇厚的“井”,也有人誉之为“神井”。原来,旱时,它绝不干涸;涝时,它也绝不溢出。数九天东西吊里不冻,三伏日放东西不烂。“不思波涛涌似山,胸中浩荡渺无边。收来万壑清泉水,滋养苍生代代甜。”清人李碧清的咏古井诗,只是道出了一般水井的特点,似乎远未能道出“井”之神韵所在。是啊,“井”的神髓,源于龙山。背靠龙山,故其吞吐自如;因袭恩,故其福瑞广隆。于是想及,凡是来到“井”汲水的人,绝不仅仅是为?strong>蛞煌按砍蔚木J前。驹凇?strong>井”边,情不自禁地弯下腰,轻轻地垂下小木桶,犹如伸向悠悠岁月深处,伸向遥遥历史深处;恍如从帝手里捧过一掬神水,接过一柄掘井神具。从“井”里汲水,又像探索人生点点滴滴的秘密,一点点打捞出来,沿着胃肠的腔隙浇铸,生命的精奥便不假思索地从岁月的深处抖露出来。此时此刻,水成了对人心灵的献词,与岁月长河中读懂它的人倾诉心语。这般沧桑迭代的氛围,能不让人产生一种崇敬之意、凭吊之心?

  “井”,或许不是最早的水井,且少有精致的构造和设施。先秦的《击壤歌》里有“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的句子,这是水井出现于中原之地的最早记载,而上虞毗邻的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中的水井遗址,则更让水井的历史提前到了5700多年前,且其有着精巧的木结构。但在我看来,没有哪一口井能有像“井”这般执着,至今依然鲜活流淌,如一盈大地的乳房、一脉生命的乳汁。是的,“井”在那里默默地迎候着每一位前来汲水的人,它是一位慈祥的长者、一位德高望重的祖先,它更是一位城里的邻居、一位家庭的成员。无论斗转星移、岁月更迭,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井”都不会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更不会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因为“井”“调和过青瓷的泥土,浇灌过华滋的草木,浸染过锦绣山川”,它依然活着。著名电视人刘郎说得好:“这井的水里,有着在殿堂里看不到的平凡之意、平民之情和平易之心。碑文可以剥落,彩绘可以凋零,然而,这股从未枯竭的井水,四季琤琮,却会一直流淌下去……”

  我总以为,一个城市是很需要一些原始状态的晶莹露珠般的本然情趣,成为现代快速生活情绪上一种很恰当的补偿,“井”即是。“井”之地,委实疏旷、清幽。平日里,若没有风声雨声鸟叫声,这里便是一处静谧而安详之地。有一次,我去“井”汲水。刚要离开,突然,一只不知名的飞鸟竟栖落在了井栏上,并不时发出悦耳的鸣叫。或许,它就是承载着帝梦想的神鸟,或许它要告诉我们:每个人都该有一口真实的水井。从自己生命山麓挖掘储藏着的与生俱来的清澈的水,不用木桶提取——它像虞大地深处的水,直接滋养我们的身体,也滋养我们的灵魂。(虞建元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