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典故

妙玉的“杯具”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8-5   点击:1155   来源:绍兴市上虞区虞舜文化研究会
    大观园栊翠庵是一处令人神往的美境,地因人胜,这里藏着一个玉人,即庵主妙玉,她系贾府从苏州请来的带发修行的妙龄尼姑。“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栊翠庵冬雪之后,红梅枝开,暗香浮动,白雪红花,异常妩媚,引得贾宝玉“寻春问腊到蓬莱”。宝玉此来,是受众姐妹的委托向妙玉讨要梅花的,即他在《访妙玉乞红梅》诗作中所说的“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那件事。除此之外,这位多情的怡红公子是否另有目的呢?比如爱慕妙玉、倾心妙玉,想同妙玉“套近乎”什么的,《红楼梦》里没有明示,而这位“气质美如兰,才华复比仙”的女尼对贾宝玉的丝丝情意却是十分显见的。
  一次贾母偶尔趁兴带了刘姥姥、贾宝玉及宝、黛二位小姐等人“光临”栊翠庵,妙玉自然不敢怠慢,让坐奉茶,礼数周到,但贾母们走后妙玉便吩咐底下人打水洗地,她认为栊翠庵净地岂容俗人留下“雪泥鸿爪”。而刘姥姥喝过一口的茶杯,她更嫌脏,准备撂掉,因宝玉求情才送与刘姥姥,却引出妙玉的一番话来:“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她。”但是,贾母、黛玉、宝钗等喝过的茶杯她就不作这样处理。如此洁净成癖,又加嫌贫爱富,看人三六九等,可见身虽进入佛界心却仍在凡尘。当然,空门净地,有洁癖也不错。然而“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她“自己日常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就不怕别人嫌脏与否,当着正在用名贵杯子喝茶的林黛玉、薛宝钗的面,竟意味深长地给贾宝玉饮用了。非常亲密之人,或者说只有情侣之间才会合用一只茶杯,那妙玉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就是因为她爱慕宝玉啊。所以她尽管每日与蒲团、禅堂为伴,却心有宝玉,被宝玉的一个礼施得脸上一阵潮红,连宝玉的生日她也牢记心头,还特地送去落款“槛外人”的祝寿帖子。呵呵,槛外之人行槛内之事啊。
  想那贾宝玉,无疑是《红楼梦》大观园中的第一号男角,身边美女如云,个个要往他身边靠,丫环们为他争宠,小姐们为他吃醋,所以弄得“战争”各方人人不高兴。但同样想往宝玉身边靠、同宝玉关系又非同寻常的妙玉,却远离了“战争”中心,这是“佛缘”帮了她的忙,天衣无缝的职业掩护,高高举起的高洁旗子,确实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连最喜欢吃醋且又“心较比干多一窍”的聪明绝顶的林黛玉竟然也被这位小尼姑蒙在了鼓里。
  对妙玉来说,这就是佛教的好处了。虽然,在世俗之人看来,佛教是一门宗教,既是宗教,就含迷信色彩。但佛教自有他的理论,用现代的佛教讲义说,佛教也是一门“科学”。最近看到两本书《佛教科学观》、《佛教科学论》,而这方面的文章则更多了,诸如《佛教是科学的宗教》、《佛法与科学》、《科学与佛学》等等。就算妙玉从事的是佛门中认为的“科学”吧,那么她搞的充其量也是“伪科学”。因为除了上面讲到的出家人身在佛门,吃素诵经,五蕴皆空,不应该思念凡尘,而她却情系宝玉,欲洁不洁,云空未空。此外,她虽鄙视贾府的金银财物,却珍藏着晋代豪门富室王恺的茶杯,也是对她这位号称“槛外人”的“四大皆空”者的一个嘲讽。所以, 如果要她的同行来评定,也会说她搞的是“伪科学”。
  由妙玉的“伪科学”,我想到了科学家的伪科学。多年前,有几位科学家不知为何心血来潮搞了一个“水变油”科研项目,结果被证明为伪科学,据《科技日报》报道,这项“水变油”伪科学的实践,给国家造成四亿元的损失。对这种“水变油”的荒唐东西,投资者当初为什么信以为真,没有引起业内人士的怀疑呢?原因是它打着迷人的科学旗号、包着迷人的科学外套。曾经有人鼓吹的“永动机”、“气功术”、“预测学”等等伪科学,也都是举着“学术化”、“现代化”、“经济化”、“效益化”等科学旗帜粉墨登场的。有科学头脑的人是不会迷信的,但有可能上伪科学的当,原因是伪科学它是以科学的形式出现的,举的是科学的旗帜,一时难以辨别。正像妙玉举着“五蕴皆空”的“佛教科学”旗帜,却行与教义相佐的“伪科学”那样,除了贾宝玉心里明白,其他“红楼”同志个个信以为真了。
  不过,伪科学家们最后的下场终究是悲惨的,“水变油”、“永动机”等等都不是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吗?而以“洁”、“空”自居的妙玉,既没有得道成仙,又没有得到良缘,而是流落风尘,不知去向,落得个“无瑕白玉遭泥陷,王孙公子叹无缘”的“杯具”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