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交流

他视书法为二十余年心灵良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8-5   点击:1247   来源:绍兴市上虞区虞舜文化研究会
    很难想象一位六旬老人,白天与碾碎机为伍,晚上却泼墨挥毫,天天与书法相伴,已度过二十余年。他视书法为治躁静心的“良药”,每天一服,觉睡踏实了,人也浑身有劲了。
  他就是我区业余书法爱好者钱月明,最近,上虞书协吸收他为会员,并推荐他申报绍兴书协会员。
  排遣郁闷,开启书法之旅
  “书法对我而言,就是一种精神寄托,一天不练字,我心里就难受。”今年66岁的钱月明老人,一谈起书法就滔滔不绝、神采飞扬。
  钱月明,字白鹤,号茅蓬庵主,12岁左右开始习字。“小学时开设写字课,我捏毛笔就十分顺手。”钱月明说,“文革”时期,在打罗汉拳之余,他就在报纸上练字,进行艺术创作。1969年,他以知青身份从绍兴二中支边调到内蒙古建设兵团一师二团,先后担任电影放映员、宣传干事等职位。出于工作需要,爱好书法的钱月明重新拿起毛笔,题写各种标语。
  1991年7月,为孝敬父母,钱月明申请调回上虞,任良种场副主任科员。1993年10月,作为人才调到食品公司工作。不久因体改下岗。
  据钱月明描述,刚下岗时,心情很烦躁,也很空虚,他决定通过书法来排遣心中苦闷,解开郁结,于是坚持每日习字,一写就是二十余年。为了维持生计,他买来一台碾碎机开设加工作坊,白天粉碎玉米等饲料,晚上则潜下心来,闭门写字,沉醉在书法艺术的世界里。
  “自从每天练字,心态大大调整,能够坦然面对生活,睡眠也好,胃口也好,身体也好了。”钱月明如是说。
  每天习写,沉醉书法世界
  “我平时不喜欢打牌和搓麻将,更不喜欢抽烟喝酒,就喜欢下棋和书法。”钱月明坦言,妻子对他如此沉迷于书法,一开始也有所不解,但看着他在书法中逐渐从焦虑的情绪中解脱出来,真正获得了心灵的宁静,也非常支持他。
  日复一日,他沉醉在书法之中,书法成了他生活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每天无论多晚,我一定要铺开宣纸,写上几张,最晚到凌晨两三点钟。”钱月明说,因为自开加工坊,都是老客户,知道他作息规律,他每天早上要9点钟起床,下午忙到6点多,回家后必看新闻,到晚上10点多才提笔练字,每天至少两三个小时。
  柳体、颜体、王羲之体、智永和尚体……这些书法大家的字体,他都书写临摹过。“刚开始书写时,我并不明白古人所说‘力透纸背’、‘入木三分’的含义,但自己书写越久,才发现书法的功力日渐深厚。”钱月明说,为了练习书法,他购置了许多字帖,书法内容从毛泽东语录、毛泽东诗集,到唐诗宋词,像《满江红》、《沁园春》等许多古文诗词,因书写次数多了,他已能熟练背诵。
  渐渐地,钱月明的书法在社区已小有名气,每逢过年或红白喜事,亲朋好友或邻居都会争邀他,他总是免费帮大家书写。暑假里,他还毫不吝啬地给邻居朋友孩子书法指点,提供免费辅导。
  感悟生活,崇尚书法真谛
  从书法中,钱月明获得了心灵的净化。“书法是我生命中的信仰,它真正填补了我心灵的空缺。”在这长长的二十多年的时光里,钱月明除非是生病住院,没有一天落下练习书法这门功课。
  在他家不大的客厅,书桌和书柜占据了客厅大半,书柜上满满的都是他练习过的书法,还有临摹过的字帖,有些已经泛黄,被高高地垒起在书柜的顶端,桌子台面上整齐地摆放着各类毛笔、宣纸等书写用品。
  “搬家四次,每搬一次便会丢掉一些。”钱月明说,从起初的逐字练习,到后来的逐篇习写,每年单笔墨纸张要花掉1000多元,如果二十多年累积起来,练过的宣纸可以堆座小山了。
  二十多年专心习写,钱月明不为名和利,只为求得内心的宁静,获得坦然的心境,“我没有刻意去拜师,也没有追逐去参赛,所以书法同行认识不多。”不久前,他因朋友们介绍,有幸获得上虞区书协主席丁毅等的指点,被吸收为上虞书协会员。
  俗话说,墙内开花墙外香。钱月明的书法作品还被绍兴兰亭书画研究院认可,特聘为书法师,他的作品也多次在内蒙古巴彦高勒、巴彦焯尔展示并获奖。他说,书法这门传统不能丢,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热爱书法并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