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风光

声 音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5-7   点击:966   来源:绍兴市上虞区虞舜文化研究会
    一个暮春的周末,长塘的一个朋友邀请我和老马到他的竹林去挖笋。不到半个小时汽车在朋友的电话指引下来到了一个背靠高山面对溪滩的山坡。虽说山坡也有四五亩的竹林面积。
  好客的朋友早在竹林边上等待着我们。一叠塑料袋上放着一把大茶壶,壶内盛着刚冲泡的龙井茶水,一掀壶盖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旁边还放着两把特大的山锄。朋友一边介绍着一边指着右边的那块竹林说:“近日要挖的竹笋已是第二批次了,第一批次我们舍不得挖全留下做笋娘了。”顺着他的手指只见支支毛笋已长到半人高了。“这么高的毛笋还可以吃吗?”我好奇地问着。“当然可以吃!但口味绝对没有像我们今天所挖的鲜嫩可口了。”“哪里有笋啊?”我不耐烦地问着。主人说:“我们站着的下面已长满了笋。”“呵!在哪里?”只见主人蹲下了身子手指着一条细细的泥缝说:“下面就长着两支大毛笋!”疑惑的我一手抡起一把山锄十分起劲地挖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土下不到二十公分处果真露出了两个细细嫩黄的小“辫子”。“你怎么知道下面不是一支,而是两支呢?”主人自信地说:“地面裂缝走向和隆起的程度就能分辨出地下隐藏的秘密。”主人然后又说:“没出土的笋叫黄芽头,往往长在深层泥隔中,笋壳也是白白的,我们叫它为白壳笋。如果当天烹烧口味必定是鲜中带甜。”
  好客的主人打算为我们去准备中饭,临走前一再为我们俩传授挖掘技巧。谁知长塘地段土层特别厚,两人还未挖到多少成果就累得筋疲力尽满头大汗。挖笋不光是一件体力活,也是一项细心的技巧活。譬如有的笋长在石缝中、有的歪根斜生,外行的挖手往往是还没挖到根蒂就挖破了笋身……
  不一会儿老马也累得气喘吁吁,两人静静地坐在竹林中,他起劲地抽起了烟,而我慢慢地品起了明前的龙井。我背靠一支硕大的毛竹还眯上眼睛欲打盹。此时林外无一丝微风林内万籁俱寂。不一会儿耳边传来“啪啪”的轻微之声,起先我并不在意,只听此声连续不断,于是我就侧着脑袋全神倾听起来。“啪啪……”声音不大忽高忽低富有节奏和韵律。这种声音听者只有静下心来、俯下身来才能听得到,不留意时无论如何也听不到。此时我不耐烦地站了起来,显得十分好奇地向老马询问:“你听到了声音了吗?”“我早已听到了!这是毛竹笋壳下落的声音,也是新竹长高拔节的声音……”“是的!这也叫成长的声音。”这时主人刚达竹林来提取我们俩的劳动果实。他又说:“一般多年生的植物在生长期的过程中无时无刻都会发出声音。由于发出的声波大小不一,我们的耳朵没有收到这一讯息而已。而毛竹在植物中生长的速度是个领先者,它的生长期拔节的声波当然大于其它的植物。”这使我十分纳闷“成长”二字是一个十分抽象的概念,无影无踪、摸不着、看不见怎么会有声音呢?我当然怀疑主人的话有着不可置疑的浪漫和夸张。
  的确,主人不仅是位庄稼能人,而且还是一名农林专家。尤其是对竹类植物颇有研究。他看出了我的心思后急忙解释道:“毛竹是所有植物中长得最快的,从竹笋破土到成熟一般不会超过两个月,特别是清明前后的毛竹二十四小时内能迅速长高一到二米,宁静时的啪啪声就是毛竹成长时释放的能量声,包裹在竹身上的箬壳脱落而发出的音韵。”这么些说,用“成长”二字解释这种声音是有道理的。
  主人对竹子情有独钟。他说:“竹子不仅给大地披上了绿装,而且给人类还送来了新鲜空气,竹子的全身都是宝,竹身可以制家具、还可作建筑材料,它还是造纸的优质原料,竹叶竹花还可入药。”主人又接着说:“可是竹子的要求十分低廉,只需一捧泥土,不需除虫施肥,只需土壤和阳光就能生长,更可贵的是竹子的生命力十分顽强,春天时它茁壮成长、夏天时英姿勃发、寒冬时它英勇不屈,真可谓是:雪压枝头低入泥,但见阳光与天齐。”
  就餐时桌上放着油焖笋、肉烧笋、咸菜笋……一盅老酒下肚二只碗底朝天。人人吃得津津有味、个个吃得讨添头。当我问起长塘笋为何有这样好吃,好像烹饪时都添加了食糖似的。而主人是这样来回答的:“长塘地理位置好,虽处在丘陵地带但砂石较少,多处于低碱土壤,土质松软而层厚泥土湿润,硒元素极其丰富……”
  走在深幽的竹海里,竹壳脱落的啪啪声、毛竹拔节的吱吱声,忽然把我的思绪拉到了现实中来。身为教师我想到了学生。我的学生不正是春天破土而出的竹笋吗?相信他们成长的声音是所有天下的父母都乐意听到的。宁静的竹海,就如宁静的心灵,只有在宁静中才能感受和体会成长。以往不是我们的学生不争气,也不是我们的学生太调皮,而是我们的内心太浮躁,我们的双眼充满了欲望和喧嚣,我们的习惯于功利地指导,而不是安静地去聆听。此时此刻,眼前竹壳脱落的啪啪声让我对文中的竹子与现实中的学生都多了一份理解和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