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风光

一个湖的记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3-4   点击:997   来源:绍兴市上虞区虞舜文化研究会
    这个秋天,雨,躲得远远的。此刻,我回到童山湖的怀里。
  湖,依然仰着原始的面孔,没有雕琢,山是常见的山,水是常见的水,人家是常见的人家。少有写手会对这样一个山野小村子里的湖有激情描写的。有关它的故事也确凿没有什么好情节——弯曲的堤岸、芜杂的老树、零散孤寂的坟塚、渊源肤浅的水流,除了几只零散的鸭子戏水之外。水面难得漾起的波纹,偶有几个水泡被粉碎了。
  童山湖在虞南山区大勤畈的小山坳里,于我非常的真切。二十多年前,我被分配去童山湖边一个小学校,工作了八个年头。湖如摇篮一般给予我平淡恒定的呼吸和依靠。曾经的那段岁月,就像它的水涨水落,来的来,去的去。没有毫无理由的忧伤,没有过多的惆怅,那时的日子明白如茶般的慎独,一个人自言自语,一个人读着,乐亦融融。
  三月一来,花花草草到处闹,在湖堤,在山坡,在路旁,一簇簇,一矮矮,红的透黄的野,把童山湖装扮得花枝招展。校园里的油桐更为兴奋,肆意张狂,花到处都是。只要一有风,桐花就会悠悠地撒落下来。一朵,两朵,从高大的枝头旋转着下来。这种粗狂野性的植物,除了厚拙豪爽的外形,除了这个季节一地淡紫清雅的桐花,除了疯狂生长的架势,树枝杈畅达的自由舒展还会使人产生一点联想,却又似乎与整个湖的意境极不相称。我简直诧异如此美丽鲜艳的花,会是生长于这样的树上?而油桐树真的长在这个湖的身边,一大片一大片的,真实如湖一般走进我的岁月,水波潋滟。
  童山湖的夜,静。远处的山林子隐隐约约传来响声,时有不夜鸟絮絮地梦呓。燥热的时候,我喜欢走在湖岸,荒山野岭觊觎能巧遇了狐鬼传奇。月圆湖白时,我忍不住从湖的这头游到那头,这样的游弋很生动。有一回,银光闪闪的夜里,刚游到百米远,湖面窜出很大一条夜鱼,我忽觉一阵寒意狠狠地袭来……其实,我是根本不相信鬼的,自然也没有见过鬼的样子。只是觉得静静的湖面,我独自赤条条光着身子对着月娥,有种大不敬的意思。因为凡是水做的湖都是有灵的,草木皆有精魂,不然会有如此的诗意吗?江南水乡,这样被小山怀抱的童山湖也是湿漉漉的。
  小村子没有矫情,小村人养的鸡鸭随处乱飞,牲畜们尽可游走。有一回,我的课正在兴头,忽然教室的门被一头黑母猪拱开,那黑大个“噢噢”地叫着直冲讲台而来,我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斯文丢尽……那赶猪的二傻乱舞着竹鞭抽打母猪,猪嚎叫着鼻涕喷了我一身。这样的尴尬,为湖的生活倒也留下几分笑料来。在童山湖的岁月里,万千情绪化作一湖山水。我唯一可做的雅事,就是读一点闲书,小寝室里阅读的情景拉长了岁月的影子。窗外,茅青流翠,树叶儿听着鸟语三三两两的歌行,杜鹃和春、山雌啼秋,如此简单,如此独一。
  “关于你的剪辑/一片油桐叶代替/总有鸟鸣抖动晨起的风/舞动/我在某个角落里,想你”——我敲击我的键盘,我打不出像样的文字,可以用来叙说那个叫做童山的湖还在流传的年龄……■ 吴尧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