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风情

灶台上的“忙年”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2-26   点击:1301   来源:绍兴市上虞区虞舜文化研究会
    忙碌中,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人们都在为年节而忙乎着。腊月二十四晚上,打电话回老家,等了好长时间,话筒里才传来母亲的声音。我问:“妈,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睡觉了吗?”母亲说:“要过年了,我在灶头炸响铃呢。”这么晚了,母亲还在忙着炸响铃,我担心她可别忙坏了身体。在电话里,我刚要劝母亲注意身体,母亲在电话里问我:“你们啥时候回家,我已给你们做了许多好吃的!”听了母亲的这番话,我才意识到,母亲开始为年忙起来了。年味一天比一天浓,我也想年了。
  想起年,记忆中全是母亲在菜市场、厨房间忙碌的片断。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整日忙里忙外脚不停,天天锅台灶头手不歇。平时忙,过年更忙。每年,才跨进腊月的门槛,母亲便忙开了。割肉、买鸡、购蛋,那几天母亲就成了咱家的全职采购员,一次次的出门,又一次次的满载而归。厨房间里说丰年,我们似乎闻到了美食的香味了。春节前的那几天,灶台一整天都不熄火,水汽充盈着灶屋,忙上忙下的母亲身影晃动,像是在云雾里穿行。炸酥鱼,煮肉丸子,做鲞冻肉,炒花生瓜子,紧张而快乐地准备。偶尔,我会帮母亲烧火,却总是手忙脚乱,脸上也总会抹上一道道炭灰。母亲却能一边上灶,一边烧火,有条不紊,游刃有余。这时候,柴火欢快的噼啪燃烧声,食物煮沸的咕咕声,菜蔬倒入热油锅时的沙沙声,锅铲有节奏翻炒的嚓嚓声,声声交会,那是富有韵律的音乐,在迎年节的路途奏响。该蒸的蒸该煮的煮该炸的炸,空气里立马飘荡着令人陶醉的香味。这或许就是年味吧,让所有人迷醉。
  儿时过年的快乐,有一大半来自对这灶台的记忆。在所有的美食中,我最喜欢吃母亲做的扣肉。扣肉是绍兴地区过年时的大菜,也是家家户户年夜饭的必备菜。炸扣肉是母亲的拿手好戏。做这道大菜时,母亲总要选一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切成手掌般厚,再把平常收集来的木屑、玉米秆与干柴搭配着,燃起一堆欲明欲暗的柴火。火既不能太大,也不能过小,只有掌握火候,炸出来的扣肉才鲜香无比。等炸至金黄后,捞起晾凉,划上花刀淋上酱油,与自制的笋干菜一起蒸熟。不知道蒸了多长时间,等灶房里满是阵阵香味了,母亲说可以出锅了。冒着热气的扣肉,不仅皮色光泽透亮,香飘百米,而且肉块色泽红润晶莹,肉皮醇香酥烂,肥肉香而不腻;特别是里面的霉干菜,吸足了油水,乌黑润泽,嚼上一口,百味俱全,满口生香,令你回味无穷。每次品尝,都让我吃得满嘴流油,大快朵颐。我在那过年期间里,天天所吃的,都是母亲制作的这类美味佳肴。
  记忆中,年三十是母亲忙年的高潮。母亲一个人灶上灶下,全家的年夜饭都是母亲一手准备的。往往从上午开始,母亲就围着灶台忙碌开了。她还不让别人插手,每次我们要给她帮忙打下手,她总是轰我们走,说你们都去看电视吧,这会儿电视最好看,厨房里有她一人就足够了。她一边拿出精心准备好的食材,一边把一些早在一个月前就做好的半成品放在灶前,然后,巧妙排列组合,煎、炸、蒸、煮、烹,厨房十八般武艺,全在年节。忙过一个上午后,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就赫然摆上了团年的酒桌。在欢声笑语里,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饮着自家酿的米酒,品着母亲做的大餐,说着一年来家中的变化,感受着新年温馨的氛围,笑容溢满了全家人的脸庞。
  几十年了,几十个除夕夜,爆竹声中,我们一家人品尝着母亲做的年夜饭,感受着大家庭里的和睦温馨。几十年了,几十个除夕夜,灶台前母亲的腰弯了,发白了,手脚不似从前那么麻利了,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仿佛又看见一天天在变老,却仍在为我们这个家忙个不停的母亲围着围裙,戴着袖套,扎着头巾翻动锅铲的背影,个中滋味,是甜?是酸?抑或兼而有之。我很想对她说,母亲,您辛苦了!让我们来忙年,好吗?(陶弘标)